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章 青龙卧墨池绝不可以乱嗅
????同是世家子弟,在此之前,许长安曾无数次地见过孟衔。

????当朝大学士之子,生而知天衍,未老先白头,不及弱冠便以白衣之身入仕钦天监。

????那时候的白衣孟衔,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,数不尽的世家子与读书人忙着前呼后拥地追捧他,将他奉为神明。

????可是无论身边围绕着多少人,无论身处多嘈杂的环境,他总是一脸淡漠神色,无欲无求的浅褐色瞳眸衬着雪堆般的长发,好似世间万物都与他毫无干系。

????那时候的孟衔,是干净过头的一尘不染。

????而不像现在,孑然一身地被官差押着,四肢被锁上粗重的锁链,一身白衣被抽成刺眼的红色,鲜血淋漓地挂在身上。裸.露出来的皮肤密密麻麻地遍布着深可见骨的鞭痕,曾经雪似的白发沾了血水,黏糊糊地垂在胸前,随着摇摇欲坠的步伐,往下滴着鲜红粘腻的血。

????即使落魄如此,孟衔的神色依旧无波无澜,若不是许长安见他脸色实在过于苍白,无意间往下一扫,根本看不出他挺直如松的脊背下面,有两根粗长的铁索自脚间锁链里探出来,没进他大腿根部。

????徙刑,传说中专门用来对付罪大恶极又本事通天的犯人的一种极刑。

????“天啊,这不是钦天监大人吗?犯了什么罪,要受这么重的刑罚?”

????旁边胭脂铺的老板娘忍不住掩唇惊呼。

????约莫是她丈夫的高大男人轻声呵斥道:“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!皇上这么处罚,自然是有皇上的道理。”

????“二位这就不知道了吧,”路过卖糖人的商贩停下脚步,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,压低声音道,“我有个远方表亲在宫里当差,所以探听到了一点消息。据说这位钦天监大人,是犯了死罪,皇上念及大学士旧情才网开一面,恕了他的死罪。”

????“死罪?”

????“可不是么!”糖贩抬头四顾一圈,对上许长安的目光时,不由瑟缩了一下。

????“接着说。”许长安道。

????“是是是。”糖贩忙不迭地点头,“听说游街的这位,一夜之间杀了钦天监伺候的太监宫女,共计七十又六人!”

????糖贩比了个数字,胭脂铺老板娘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,结结巴巴道:“这、这么多人?”

????“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”糖贩边说边晃了晃脑袋,“最可怕的,是死掉的那些太监宫女,全都被捏爆了内脏。”

????胭脂铺老板娘脸色一白,险些当场呕了出来。糖贩炫耀完自己知道的消息,朝许长安讨好地打了个千。许长安摸出枚金豆子给他,他便喜不自禁地福了又福,最后见许长安没有再打赏的意思,才背着制糖人的家什走了。

????许长安望着越走越远的游街队伍,心里隐隐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。

????大周朝虽然不是他听说过的任何一个朝代,但是这里的官制冷兵器风俗民情等,都与华夏历史上的某个朝代十分相似,所以初来乍到时,许长安猜测自己可能是来到了某个平行世界。

????可是现在出了捏爆人内脏的事情……

????“难道我其实是活在武侠世界里?”许长安悚然一惊,但是仔细一琢磨,又觉得这样事情就能说得通了。

????就在他犹豫要不要给他三叔写封信表明想学点武艺傍身的时候,熟悉的嗓音响了起来:“长安你信不信,孟衔是被冤枉的。”

????许长安回头,发现安子晏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。

????略一扬眉,许长安反问道:“我信如何,不信又不如何?”

????安子晏哗地一下打开折扇:“你桌上的那块云松砚台。”

????“你房里那副吴道子的真迹。”

????“啧,”安子晏嘶了口气,“看来这个赌我非赢不可了。”

????许长安:“好说好说。”

????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许道宣挤了进来。

????“不关你的事!”

????许长安和安子晏齐声道。

????“哦。”许道宣摸了摸脑门,“我怀疑钦天监的事和三皇子失踪有关联。”

????“三皇子失踪了?”

????“你不知道?”

????反应过来自己无意间接了对方的话,许道宣当即撇清关系地扭过了头。

????肖想着吴道子真迹,反应慢了半拍的许长安道:“三皇子什么时候失踪了?”

????“你也不知道?”许道宣大惊小怪道。

????“行行行,就你消息灵通好了吧,别卖关子了,快说。”许长安催促道。

????“我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时候,我爹没说。”

????“这就坏了。”安子晏将折扇一收,用扇骨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手心。

????他总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从里到外地散发着古怪,可要让他论个明白,他又说不上来。

????安子晏直觉三皇子失踪跟好友有关,但是昨日许长安信誓旦旦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