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3.唐笑川
????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你没有购买前面的章节,?请购买后再阅读。  周嘉鱼急中生智,把沈一穷拖出来背锅:“林先生,是沈一穷看的!那天我一回来,他和沈二白就扒下了我的裤子——”

????在客厅里听着的沈一穷:“……”

????林逐水听完微微挑眉,道:“是么。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对对对。”

????沈一穷对着周嘉鱼恶形恶状的做了个口型:你死了。

????周嘉鱼回了个:有的人死了,?他还活着……

????林逐水闭着眼睛,自然是看不见这两人的小动作,但他显然猜到了什么,似笑非笑道:“你们这么快就熟起来了?”

????沈一穷哼了声,?嘟囔着:“我和他才不熟呢。”

????周嘉鱼笑了笑,?也没把沈一穷的话放心上,其实他也能感觉出沈一穷孩子心肠不坏,?如果是他遇到周嘉鱼这种骗子,?估计态度还不如沈一穷呢。

????三人一起吃了午饭,?周嘉鱼便又去了书房画符。经过几天的艰苦训练,?他画符的技巧还是没啥进步,?依旧跟狗爬似得,?不过这事儿应该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,还是得长期练习。也不知道林逐水这一手漂亮的符,?练了多久。

????七月一到,气候便算是彻底的入了夏。

????但屋中依旧是十分的凉爽,?和屋外的阵阵蝉鸣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????周嘉鱼问过沈一穷后才知道,?他们住的地方原来还埋了阵法,?阵法的作用便是保持屋子冬暖夏凉。周嘉鱼听后感叹这手法简直太环保了,?要是能普及岂不是能减少不少二氧化碳……

????沈一穷说:“这阵法得根据山水地形布置,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。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我也就随便说说嘛。”

????沈一穷道:“没过几天估计我们就要出发了。”

????周嘉鱼问:“去哪儿?”

????沈一穷满脸充满了雄心壮志,双手紧握,表情激动不已:“当然是去参加比赛!”

????周嘉鱼闻言勉强露出个笑容,他一想到自己画的符心里就虚的要死,就这个水平去参加比赛。输的太惨会不会被林逐水直接叫人拖出去埋了?

????祭八还安慰周嘉鱼,说:“你别担心,林逐水不会那么残忍的,他决不会活埋你,在埋之前一定会先把你打死。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他表示自己一点没被安慰到。

????也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目前林逐水并未作出什么太过凶残的事情。但大约是第一次见面时他给周嘉鱼的印象太过无情,导致周嘉鱼幼小的心灵形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。

????祭八知道这情况后瞪着它的黄豆大的黑眼睛说:“二十八岁的幼小心灵?”

????周嘉鱼:“就你话多。”

????虽然周嘉鱼内心忐忑不安,但该来的还是来了,七月初的某天,林逐水出现在了小楼里,告诉周嘉鱼明天早些起来,他已经订好了去云南的机票。

????沈一穷的反应比周嘉鱼还大,高兴的在屋子里上蹿下跳。

????周嘉鱼蔫嗒嗒的坐在沙发上,跟被晒焉了的白菜似得。

????沈一穷见他这样,问:“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林先生的派出去的徒弟输太惨会怎么样?”

????沈一穷说:“哈哈哈哈别逗了,先生的徒弟怎么会输——”林逐水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收徒,距离今年已经参加过三次比赛,哪次徒弟输过。他说完之后看见周嘉鱼一副我是死鱼,你别和我说话的表情,笑容也渐渐僵在了脸上,“对哦,你这么弱……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哥,你才发现我弱啊?

????沈一穷摸摸鼻子:“没事,反正你也不算先生的正式徒弟,门外汉输了就输了——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?”

????周嘉鱼:“???”不然呢?

????沈一穷冲过来,抓住周嘉鱼的肩膀摇啊摇:“周嘉鱼,你他妈的要是敢输了,先生不对你做什么我都要把你切片吃肉!!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

????沈一穷:“我那么想去啊!再怎么样!我也比你强吧!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你别摇了,再摇我真的要吐了。”

????沈一穷冷笑:“吐了也给我咽回去。”

????周嘉鱼幽幽道:“我待会还要做饭,你不怕我吐锅里?”

????沈一穷的动作停了。

????周嘉鱼默默起身,默默去了厨房,那背影格外的沧桑。

????沈一穷的内心深处,居然对他生出了一点点的同情。

????吃过最后一顿饭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????三人去了机场,坐上了去y城的飞机。

????云南位于边境,因为远离中原,反而格外神秘。就算是周嘉鱼这个什么都不清楚的门外汉,也听说过云南神秘的蛊虫。

????这次比赛的地点就在云南当地,具体比什么怎么比,周嘉鱼都一概不知。虽然他内心十分忐忑,但看林逐水和沈一穷两人,也似乎一点都不紧张。沈一穷不紧张大概是因为那比筷子还粗的神经,林逐水不紧张……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准备好输了这场比赛?

????周嘉鱼没忍住,在飞机张很隐晦的问了句如果比赛输了会如何。

????林逐水却是笑了起来,温声道:“输了,你就只能被我们托运回去了。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

????祭八说:“啊,林逐水就算是威胁人的模样,也好好看啊。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祭八,你别忘了你现在在谁的脑子里说话,我出事儿了,你也是被一起托运的那个。”

????祭八:“……对哦。”

????一时间一人一鸟都有点消沉,最后还是祭八打起精神,说我会努力帮你的,勇敢的少年啊,快去创造奇迹。

????周嘉鱼没吭声。

????七月份云南,天气非常凉爽,最高温只有二十八,完全算得上气候宜人。唯一美中不足便是常常下雨,他们到达时,机场便笼罩在一场细密的小雨之中。

????周嘉鱼下飞机后觉得有点冷,把之前准备好的外套穿上了。沈一穷却还穿着个t恤,一副年轻气盛身体贼好的样子。温度对林逐水的穿着影响好像并不大,大夏天他穿着严严实实的唐装也照样一滴汗都不会流。

????三人刚出机场,接待的人便迎了上来。

????“请问您就是林逐水,林先生么?”接待的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手里拿着个接待的牌子,就连周嘉鱼都能看出他在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。

????“是,你是杨子泉的弟子杨棉?”林逐水问。

????“对对对,林先生你真的太厉害了。”杨棉激动不已,“这个您都能看出来?是用什么法子卜出来的?六爻?八卦?”

????林逐水说:“你师父在电话里告诉我的。”

????杨棉:“……”

????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

????周嘉鱼和沈一穷在旁边憋笑。

????杨棉沉默了一会儿,垂头丧气道:“林先生,师父在等您,我带您过去吧。”

????林逐水点头。

????于是杨棉开着车载着三人上了路。周嘉鱼本来还以为他们会住在什么比较神秘的地方,什么充满诡异传说的村落啊,什么有怪物出没的山洞啊,结果杨棉的车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外面。

????周嘉鱼惊了:“我们住酒店啊?”

????沈一穷说:“不然呢?”

????周嘉鱼说:“我还以为我们会住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……”

????沈一穷说:“比如?”

????周嘉鱼想了想:“比如那种有很多蛊虫的客栈?”

????沈一穷道:“我才不要,那边蚊子又多又毒,上次来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咬进医院。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重点是蚊子而不是蛊虫吗?

????没有蛊虫客栈,只有五星级酒店,爱住不住,不住出去打地铺——沈一穷如是说。

????杨棉的师父杨子泉见到三人,殷切的上前寒暄。当然,寒暄的主要对象还是林逐水,他年级看起来比林逐水要大上不少,但若是光看他对待林逐水的态度,恐怕会有人以为他才是林逐水的晚辈,他道:“林先生,好久不见!”

????林逐水点点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????“那年一别,我们却是已经快要两年没见啦。”杨子泉说,“我对您甚是想念啊,这位是您新收的弟子?”他看了周嘉鱼一眼,似乎有些惊讶。

????林逐水思量片刻:“也算吧,他叫周嘉鱼。”

????杨子泉听到这个名字,微微一愣,道:“嘉鱼……?倒是个好名字。”但显然,和一穷二白,朝三暮四大相径庭,就算是林逐水收的弟子,恐怕也只是没入门的那种。

????“哟,这次比赛是一穷来?”因为周嘉鱼的名字,杨子泉便自然而然的将注意力放到了沈一穷身上。

????哪知道林逐水却摇摇头,淡淡道:“不,是他来。”他指向了站在旁侧的周嘉鱼。

????杨子泉对着周嘉鱼面露惊愕之色,而周嘉鱼,面对杨子泉的眼神,则恨不得在脚下挖个坑,把自己悄悄的埋了。

????沈一穷见周嘉鱼满目茫然的摇头,叹气道:“算了,估计就算说了,你也听不懂。”

????周嘉鱼深深感到了他们对差生的歧视。

????因为周嘉鱼行动不便,做饭的工作再次落到了沈一穷和沈二白两人身上。两人企图互相甩锅,最后三人都快饿过头的时候,才用猜硬币的方式决定了做饭的那个人。

????沈一穷阴沉着脸色进了厨房,沈二白则靠在沙发上抱着电脑继续研究周嘉鱼身上的纹身。

????沈二白的年龄应该和周嘉鱼差不多,脸上挂着一副眼镜,气质相对沉稳。但剧周嘉鱼观察,只要和沈一穷开始掐架,沈二白的智商和情商几乎都会被沈一穷拉到同一水平,再被沈一穷充足的经验打败。

????厨房里传来了开火的声音,周嘉鱼之前一直很好奇,为什么他们对吃饭如此的抗拒。这个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——他吃到了沈一穷做的面条。

????一碗面,倒点酱油,放了半生不熟的蔬菜,一颗煎的焦黑的煎蛋。

????周嘉鱼看了半天没下筷子。

????沈二白却是已经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沉着脸色在那儿嗦面条。沈一穷对着周嘉鱼道:“吃啊,别和我客气,锅里还有呢。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他尝了口面条,感觉自己屁股疼的更厉害了。

????有的人,注定是不应该进厨房的,同样的工序同样的材料,他就是能把美味的食材硬生生做成黑暗料理。

????周嘉鱼在这一刻,终于理解了为何他做了一顿饭,屋子里的人都对他改善了态度。

????黑色的酱油将面条也染成了黑色,让人看了就毫无食欲,尝了味道之后更是让人怀疑人生。

????周嘉鱼还在艰难的吃,就看着自己对面的沈一穷咕哝咕哝的把黑乎乎的汤也喝了,吃饱后一抹嘴兴高采烈的又跑去继续研究照片。周嘉鱼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模样,心想着年轻真好,像他吃完这种味道的面条,真的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。

????沈二白和周嘉鱼表情差不多,吃到一半把眼镜给取了,嘴上说了句:“看不见了味道会好一点。”

????周嘉鱼:“……”你们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啊。

????吃完面,周嘉鱼回了房间。他屋里的桌子上摆放着几只药膏,应该就是林逐水说的那种药。

????周嘉鱼洗完澡后扭着身子给自己上了药,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在他艰难上药的时候,却好似看见自己腰上的游鱼摆了摆尾。

????周嘉鱼动作僵住,道:“祭八,你看见了么?”

????祭八说:“什么”

????周嘉鱼道:“我腰上的鱼好像动了动。”

????祭八露说:“没看见。”

????周嘉鱼仔细凝视了一会儿那纹身,觉得自己可能是看花眼了,他叹气道:“唉,总有种自己换了个世界活的感觉。”他以前可是无神论者。

????祭八没说话,在乌龟壳上蹲下,把自己小小的脚埋在了蓬松的羽毛里。

????林逐水给周嘉鱼纹身之后,好几天都没出现,直到快六月末的某一天,园子里突然来了客人。

????“林先生什么时候能见我们呢?”客人一男一女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女的背对着周嘉鱼正在对坐在她对面的沈一穷发问。

????沈一穷不知道低着头在看什么,随口应了句:“等着吧。”

????女人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太好:“我们都等了二十分钟了——”

????她话还没说完,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却是按住了她,道:“小婕,你别急。”

????“我怎么不急啊,我事情那么多哪有时间耗在这儿,睿哥,这人别是个骗子什么的吧?”被叫做小婕的女人道。

????周嘉鱼听着这女人的声音却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熟悉。沈一穷看到周嘉鱼下楼,也没理耍脾气的姑娘,对着他道:“周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